原味碳酸

总是喜欢去做无用功。

【安雷】七夕快乐

我从未想过原来我那把刀会这么虐。
猝不及防被自己虐到哭泣(?)
香烟她为什么这么棒……!!!

•Vapour•:

由歧色老师 @原味碳酸 的短漫改写
千字短刀,刀功不精请见谅
可以的话就点开吧




  安迷修接到凯莉短信的时候才刚拿出烤好的蛋糕。纸杯蛋糕可爱地鼓着,甜腻的白色烟雾让手机屏幕沾染上点点水汽。
  凯莉问,七夕打算跟谁过。
  安迷修愣了愣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。他叹了口气想,七夕,已经到七夕了吗,原来我还配拥有七夕这种东西。他把蛋糕放进冰箱,拿起手机回复短信。
  他犹豫了一会对着屏幕露出一个疲惫的笑,敲出几个字就点击发送。
  他说,和我爱人。
  安迷修把手机揣进口袋就出了门。将近十一点,聒噪的蝉在黑暗的鼓舞下闹的正欢。他总算找到一个即将收摊的花店,买了一大束红玫瑰。
  卖花的老人打着哈欠,说小伙子你真是浪漫,想给对象一个惊喜?
  安迷修不好意思地刮刮鼻子说,可不嘛,我家那位脾气不好,还不知道肯不肯收呢。
  老人把店铺门锁上,拍拍安迷修的肩膀说,呵呵这可不一定,像你这么有心的年轻人现在还真不多了,要加油啊。
  安迷修脸红了大半,赶忙向老人家道了别。走的太快,玫瑰花瓣亲吻着他的脸,上面洒的水都沾在他脸上,凉丝丝的像某人与他告别后的双手。
  ——
  墓园似乎要比其他地方凉快一些。一座座墓碑安静地站在冰冷的土地上,这些死去的人不管生前有多嚣张跋扈,死后也被迫沉默寡言起来。
  安迷修找到了一座墓碑,白色的大理石上工工整整刻着他爱人的名字。
  正是多云的天气,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,空气潮湿而黑暗。
  安迷修叹了口气俯下身子,把那一大捧玫瑰放在墓碑前。他说,晚上好,雷狮。
  我买了红玫瑰,我猜你肯定要骂我老土了,没办法,我安迷修遇见你之前是个土人,遇见你之后也没有改变。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红玫瑰,我觉得这个花还是挺好看的,像你一样,带刺儿。来的时候她们扎破了我的手指,是你让这些花儿给我的恶作剧吗?
  现在是八月十七号的凌晨一点,公交车的末班我没赶上,只好一个人走了两个小时路到这里见你。有点远,不过正好运动一下。
  安迷修说着说着有些哽咽,温热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下来滴落在墓碑上,星星点点映出墓地里的白色灯光。
  他说,雷狮,我好想你呀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。
  死去的亡魂站在他身后一动不动,许久才慢慢走过去看着安迷修。他蹲下来抬手捏了一把安迷修的脸,半透明的手指从温热的肌肤里穿过去。他什么都没有捏到。
  雷狮叹了口气,拍着安迷修的背,说你真是烦人,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找我干嘛。你也真是个傻子,我最不喜欢花了,每年都跟你说你还是每年都送,烦死了。扎破手指是你活该,回家记得拿创可贴包一下。
  我每天在这里也很无聊,只有你还有趣一点。安迷修,要是你天天都来和我聊天就好了。
  安迷修只听见风在他耳边吹过,风里除了凉意什么都没有。好久,他擦擦眼泪,冲墓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。
  他说,虽然在这个日子来这里不太好,但这是个有意义的节日,七夕快乐,雷狮。
  雷狮蹲在他旁边也笑了,笑着笑着就有泪水淌出来。
  他握着安迷修的手说,七夕快乐,安迷修。
  我也好想你。
  ——
  end


另一种意义上我发了糖)是这样,是这样
我不知道我怎么写完这个刀的,可能是吊着一口老命和对老师的爱写的吧
【本条lof只有歧色老师可以转载】

评论(3)

热度(56)

  1. 原味碳酸今天有好好吸糖水老师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从未想过原来我那把刀会这么虐。猝不及防被自己虐到哭泣(?)香烟她为什么这么棒……!!!